從台北看天下 ?﹗

 

  

大約十年以前有一個電視新聞節目叫「從台北看天下」,我向來喜好新聞性節目,何況它強調的是以在台灣中國人的觀點,去分析世界古往今來的政治、軍事、財經與文化等的大事,此節目在台灣收視率頗高,因為他起碼提供了在台灣的人們一個有別於CNNBBCNHK的新聞觀點。

 

當年的網路系統沒現在發達,但當時就有人預言在21世紀,誰能掌握網路資訊世界,他就掌握的世界,現在看來此話確實不假。網路無國界,使得世界近於一體化,地球村的形成也更加快速,事情的是好或不好,正確與否,不再是人們關心的話題,對我是否有利才是重點,從國與國到人與人,對事情的判斷取捨,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網路世界,與電子傳媒的影響下,正快速的將人們的觀念與價值標準統一化。雖然以德、法為首的歐盟各國,企圖改變此一趨勢,但似乎成效仍不彰。

 

   姑且不論這其中所牽涉到的財經與科技實力,但這其中所帶給人們的訊息,所表達的是一種從強勢觀點,對相對弱勢一方的影響力。

 

   這種影響力在教會界中也是如此,無論在神學教育、教會音樂、宣教策略等領域中都是如此,各位請別誤會我這人有反西方情結,我個人對西方學術環境,與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可是十分敬佩,但是當西方國家或跨國公司,透過無遠弗屆的網路及傳媒,向全世界發展他們的「市場」時,他們可是派了不少長期駐外人員,實地的去了解當地市場,並建立人脈關係,而後按他們的觀點加以解讀、包裝後送往世界。

 

   因為他們明白傳媒與網路,不是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,沒有第一手的親身體會,就不可能把他們的觀點、理念推銷出去,也無從去判別從別處得來的資訊是否為真。台灣的產業界深知透過跨國企業與傳媒、網路,是永續經營與生存之道,可惜的是我們台灣的教會界,特別是在推動海外宣教的事工上,卻仍是在傳統與自我滿足中打轉,如果當代人需要的是「國際觀」,那麼個人深深的覺得現今教會需要深刻反省的神學課題,當是宣道工場上道成肉身的「國度觀」。

 

   從台北看世界要表達的,不只是一種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統一化觀點的回應,更重要的訊息是「我們」也可以有別於西方觀點的作為。為此中國基督徒的海外宣教,何嘗不是一種要有別於西方教會的努力呢?我們實當為此而感恩,然而就現狀而言,有香港背景的人組成的宣教差會,在海外宣教的事工上,無論在宣教理念、差會體制、差會行政、差傳教育、宣教士甄選等各方面,是要比以台灣背景的人所組成的差會更加成熟有經驗。

 

   道成肉身的宣教國度觀,絕對是累積宣教經驗的不二法門,宣教士們在宣教工場上,當有受苦的心志,與現實生活條件的降低,但要注意的是並非所有宣教士的宣教工場,都在生活條件較差的地區,為此;我們當思想的不只是物質生活上的「辛苦」,其實文化衝突(Culture Shock)與差會人際衝突(Mission Shock)的「心苦」,才是一輩子學不完的功課,其實不要說後方沒有長期宣教的人較難去體會的,宣教區的當地人也不容易去明瞭。

 

   因此;當宣教士對當地人說:「我們在某某國都是、、、、」,或是在宣教士差派國的差會董事、委員、主管向宣教士說「你們為什麼不、、、」,這其中所凸顯的不只是問題本身,而是表達出他們仍然比較多的用自己的觀點去想問題。對於在後方董事、委員、主管而言,若無長期宣教的經歷,是比較難去體會這箇中的滋味,所以;從台北看天下的情形是比較容易發生。請大家別誤會,以為我是那種你沒宣教經驗少跟我談的人,因為我深知有不少宣教士以此為擋箭牌,輕易的把個性、靈性的問題都歸罪於文化或差會,錯的永遠不是自己,這種宣教士在宣教工場上帶來的難處還真難處理呢?

 

   就巨觀而言,要解決差會由台北看天下的問題,除了差會董事、委員、主管有一顆愛心與熱心,有道成肉身的心志外,還需有對於宣道工場的正確認識,這認識包括正確資訊的收集、宣教體驗、宣教理念等等。從微觀的角度看,宣教士需要真實的去面對隱藏在生命深處的破口,那可能是宣教士的不安全感,或是潛在的優越感,也有可能是宣教士的性格,因為那會侵蝕我們的心靈,使人無法放開自己勇於面對,使我們人是在宣道工場,卻無法突破困境的從宣道工場看天下,個人認為專業的輔導諮商,再加上聖靈醫治的大能,以及開放的同工關係,是解決此一問題的良方。

 

  雜亂無章的順手寫來,為我們家五年來的宣教事奉,留下一些自己的信仰反省,也很想聽聽大家的回應。

 

 

 

首頁異象與挑戰  協會事工宣教士近況宣教視窗   │ 我與宣教各類申請聯絡我們 │宣教相關網站